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

2019-02-08 19:24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施十年来,从法治层面为社会公众获取信息提供了依据与途径,公众对政府信息公开的关注持续升温,对政府信息公开的需求日益增加,因政府信息公开所引发的各类案件也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同时,随着普法工作的深入开展,社会公众权利意识增长,对政府行政管理透明度和社会公众知情权保护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贯彻实施好《条例》,有利于保障公众知情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一、当前政府信息公开类案件的普遍特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近年来发布的典型案例,以及我们在执业过程中所处理的政府信息公开类案件来看,涉及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发展改革、城乡建设规划等部门的案件较多,这些案件有以下特征:一是同一申请人就同一事项,同时向多个行政机关申请信息公开的情形较为普遍,耗费了大量行政资源。二是有的申请人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其目的不仅仅是获得知情权,而是为今后的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国家赔偿搜集证据材料。三是有的行政机关未按规定的期限和方式答复,有的答复质量不高。

二、政府信息在司法实践中的甄别

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处理政府信息公开类案件,首要问题是依法、有效区分政府信息与非政府信息。实践中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申请公开档案信息的问题。对于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属于已经归档、移送档案管理机构保存的档案信息,行政机关可根据档案管理的密级规定、利用的相关限制,给予申请人是否可以从档案管理机构获取该信息的提示。国务院公布的《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规定:“政府信息已经移交各级国家档案馆的,应当告知申请人按照有关档案管理的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办理。”

二是申请公开历史信息的问题。《条例》施行之前形成的政府信息,也称历史信息,可否依《条例》的规定申请公开?有观点认为,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历史信息不属于《条例》调整范围,不可申请公开。但司法实践表明,《条例》所指的政府信息范围,应当既包括《条例》施行前形成的政府信息,也包括《条例》施行后形成的政府信息。

三是申请公开刑事执法信息的问题。对于刑事执法信息,我们认为,其不属于《条例》所称政府信息的范畴,不可依《条例》申请公开。因为,《条例》规范的是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获取的政府信息的公开问题,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机关虽然也有行政执法职能,但他们作为司法机关制作或获取的刑事执法信息,就不属于政府信息。

四是申请公开政府内部信息的问题。一种意见认为,内部信息是行政机关内部议事材料,不属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不应受理;一种意见认为,政府内部信息应区分具体的内容,如该信息设定了特定相对人的权利义务,则应公开。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的规定: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一般不属于《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

五是申请公开行政管理中的过程性信息的问题。“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信息是过程性信息,最大特点是信息内容的不确定性。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的规定,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也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决策过程中形成的内部讨论记录、过程稿,以及行政机关之间的磋商信函、请示报告等过程信息,公开后可能会影响公正决策或者行政行为正常进行的,可不予公开。”

六是申请公开党务信息的问题。实践中,有的申请人申请公开有关党组织制作或保存的信息。对此,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的有关案例认为,“行政机关或经法律法规授权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有关信息的公开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而党组织制作的党务信息以及党组织制发的党政联合文件一般不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

三、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中的法律适用

政府信息公开案件审理中,行政机关是否准确适用《条例》以及与之相关的《档案法》、《保密法》等是法院审查的重点。


上一篇:持续建构政府公信力体系
下一篇:中国足球 依旧“羡慕嫉妒恨”
扩展阅读
腾讯相册管家:首创业内
腾讯相册管家:首创业内

腾讯相册管家:首创业内AI场景识别,打造相册管理新模式,场景识别 腾讯 ai 黄觉...点击了解…